是可耐der顾谦呢

【最喜欢的,当然是红蝶老师啦!】

入党好久了,交个党费

估计ooc

幼体海伦娜和红蝶老师的段子


海伦娜今天早早起床,摸索着自己先前准备的花,打算送给各个老师。今天是教师节呢。


花瓣上还凝着晨露,看让去格外讨喜。海伦娜一朵朵细心包装着。

“左手边粉色的玫瑰是给红蝶老师的,中间红色的是裘克老师的,最右边的白色的是杰克老师的……”


海伦娜正专心一朵朵区分着,突然传来了一阵优美的乐曲,她定的闹钟响了,该去上学了,海伦娜赶忙背上包戴上帽子拿着花急急忙忙出了门,好像要迟到了…


海伦娜刚刚到学校,书包放下的那一刻上课铃响了。嗯,就差一点点,还好还好。


出来的急,花都混到一起了,带了一大束花,很快就忘记自己在家是怎么区分的了…走的也急,没时间在花上加一张祝福卡片分辨一下。


别的小朋友都一哄而上围到红蝶老师身边送花说祝福什么的,海伦娜也不禁急了起来,拿了几枝花赶紧冲上去送给红蝶老师,头垂的低低的,结结巴巴的把祝福说完。


红蝶看着她笑了笑,手轻轻弹了下她的头,笑着说了说谢谢。其实红蝶刚刚看到海伦娜拿着一束五彩斑斓的花冲上来的时候是懵的,红的黄的白的绿的粉的都有,突然被举到自己面前还有些不知所措。可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脸颊泛红手足无措的样子,倒是莫名的可爱啊。她下意识的笑着说了谢谢,也没料到海伦娜会给自己鞠了一个大大的躬,嘟囔了一句“我最喜欢的红蝶老师了”。


声音很小,但是尽数被红蝶收入耳中。

“谢谢,老师也很喜欢海伦娜呢。”


今天的第五幼儿园也很和平。

真好。



生性怯弱(1)

   生性怯弱说地就是我了吧,我是胆小、无措、焦虑地……


  我也曾在一个人面前疯子般喃喃到“你不会骗我的,你一直爱我的对不对…对不对”。

  说实话我只要他一句话,一个字也好,起码能让我安心。骗我的我也不在意,之前不是说了吗,我胆小啊…

  可他只是抓着我的肩膀,温柔的安抚我,他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他极致温和的劝了我许久,他让我冷静一下,让我别闹了,可始终没有那句话,没有那个字。

  当晚自是睡不着的,辗转反侧,我拿着手机踌躇再三要不要打给他。最后我还是打了,因为我害怕啊,一个人什么的。


  他接了电话,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温和,但是好吵。

  他说他在酒吧。

  我问他回来陪我好不好,他似乎没有犹豫。

我能听到那边嘈杂的环境和他轻轻放下杯子的啪嗒声以及那句“好,等我”。

  他来了,很快。

  我握着他的手,近乎乞求地弯下身子,我还是想要一个答案的吧…他弯下腰把我打横抱起来放到床上,他说:“我陪你,安心睡吧。”我扭过身子不再看着他,怔怔盯着窗外洒落一地的月光,整个被夜晚包容的世界万物都是冷色调的,包括我左胸第二根肋骨往里一寸深的地方…


  我阖上了眼睛,并没有陷入梦镜。


  过了一会儿,我感到身边床铺有轻轻地凹陷,他大抵是刚洗了澡,环抱住我让我整个人都笼罩在又暖又冷的木香里。

  他在我耳边轻道一声晚安并附上一个虔诚的吻。遂便听见他浅浅而均匀的呼吸声。他很累了吧,白天收拾我的无理取闹,夜晚回来哄我安眠,只有认为我睡了他才可以睡一会儿。

  我更迷惘了,他是爱我的对吧,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还是他对每个人亦是如此。


  天亮了,朝阳刚刚从地平线跑出来,洒落一地金黄,铺满了床铺和他安睡的面容。我静静地看着他,经过阳光的润色他比以往要稍显稚气些,竟是让我失了神的。


    说我早早起来到不如说我一夜未眠,我轻手轻脚的下了床,不想惊动他。

  我给他备好了新的衣物和早餐,散落在书桌上的文件也被我细心排好页码装回去。

  准备好一切,我打算叫他起床了。我刚刚抬头,对上他饱含温柔的眸子。他起来了啊,刚好省事儿。

  “醒了就洗漱吃饭啦。”

  我把他推到洗手间,在外面准备咖啡等他。

  他出来后又去更衣室换了我备好的衣服,白色的衬衫配以卡其色的风衣,我喜欢他这样穿,给我一种我们都是在学生时期的感觉,只有那个候,他会回应我无限的示好的爱恋,会时不时制造小小的浪漫,会稚气未脱的耍赖让我主动去吻他,总是闹得两个人都脸红。

  那个时候,我很有安全感。


  其实我们都没变,他依旧对我百依百顺,他温柔的眼神只对我展现,可能他很忙吧,毕竟是外企的执行人呢。

  吃过饭他迟迟不走,眼看就要到他上班的时间了。

  “时间快到了,不上班吗?”

  “昨天说了会陪你”

  他转过头对我微笑着说。

  心里好像被什么填满了,是年少时的感觉吧。

  我低头抿了抿嘴角,笑了。

  我们出去转了很久,吃了火锅看了电影目睹日落。

  我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可是总要有点什么打破我的愿望啊…


  我收到了一张照片,我很清楚照片上的人是他,他在那条酒吧后的巷子拐角吻了一个女人。

  水杯落地四分五裂,犹如胸腔里那颗全心全意为他而活的心。

  我没资格去质问他,连我都是他捡来的…我缺少安全感…我没资格…没资格站在那么耀眼的他的身边…

  一切痴心妄想都该结束了…

  我给房子换了锁,收拾好行李,我该离开了。离开我的屋子,离开有他的这座城。

  他真的很厉害,我不过没接他一个电话,他就能赶在我登上飞机前半个小时找到我。可是有什么用呢,一切该都过去了。

  他拉着我的手问我怎么了,我把手机拿出来给他看照片,他好像很不可置信“就因为这个?因为这空穴来风的事情?!”

  这是他第一次大声和我说话,不复往日温柔…


  我不置可否。


  我垂下眼睛看着地面,想要绕过他走。可又是他一句话使我迈不开脚步。

  “我没碰她…”

  我当然看得出那照片是借位的,毕竟是个学摄影的…可是又为什么呢,我竟被冲昏头脑执意要走。

  “我知道。”


  我还是走了,他没拦我,我也不敢回头,看到他受伤的眼眸我绝对就走不了了,不如狠下心来。


  我们,一刀两断……


 

  我是不是不该踏上那架飞机,它正在极速下坠呢。


  奇怪,那么惜命的我怎么不怕了?


  哦,因为,那颗无关紧要却还在跳动的家伙彻底空了…


  再见啦……


  我曾爱过的你和世界……


 

 



周而复始
寄身混沌
字还是一如既往地丑
算是个念想